快评:650万美金送进斯坦福,走旁门左道是邪路

  • 时间:
  • 浏览:47

  今日,据媒体报道,在震惊全美的知名高校招生舞弊案的众多“富翁”家庭中,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向案件背后的“操盘手”威廉·辛格支付了高达650万美元的贿赂,弄虚作假获得体育特长生资格。目前,当事学生已经被斯坦福大学开除。

  在美国名校申请的圈子里,大家公认的一条铁律是:正门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后门可以想法设法地进,但是旁门左道是条万万使不得的歪路。

  所谓正门,就是牛娃们毫无瑕疵的学业成绩、标准化考试(托福与SAT)分数、一系列有竞争力和辨识度的课外活动。这些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苗子,名校们总会迫不及待地伸出橄榄枝。

  后门指的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增加申请者与目标院校的粘度。这种粘度是多维度的,通常包括了专业、特长与情感三个层面。

  专业方面,比如你特别偏科,无法胜任一些学科,却在另一些学科上拥有过人天赋,而你擅长的学科刚好是这所大学的王牌专业,那么学校依然会对你敞开大门。按照现行的美国大学选拔制度,高考数学只考了15分的钱钟书将会靠他过人的文学造诣轻松斩获文科类名校的录取。

  特长方面,有点类似国内大学的艺术和体育特长生。如果你有某项文体才能,能成为校队或者社团里的顶梁柱,那么美国大学也会酌情降低文化课的要求,为你量身订制升学方案。乔丹能上北卡,艾弗森能上乔治城,詹姆斯的两个儿子都还在上中学但已经被多所篮球名校觊觎已久,正是靠了体育特长作为敲门砖。

  情感方面,就比较微妙了。打个比方,布什家族一路从顶级美国私立寄宿高中安多福菲利普斯学校到耶鲁大学就读本科,不得不说正是“家族渊源”这条情感纽带起了作用。美国大学录取中,有个词叫做“legacy preference”,指的就是在审核申请材料的时候把申请者的家庭因素考虑进来,尤其是家庭成员的校友身份。2014年,我从耶鲁毕业,当时的毕业演讲嘉宾正是耶鲁校友、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1966年,克里先生以从没有拿过A的成绩从耶鲁本科毕业,而他的小女儿凡妮莎·克里,却是以最高荣誉的身份从耶鲁生物专业毕业。一人上名校,后代跟着沾光,这是美国大学录取中另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这条“规矩”的微妙之处在于,家族纽带可以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但是如果你的成绩实在太糟糕了,那么学校还是会毫不留情地把你拒之门外的。

  不论是阳光大道上的正门,还是约定俗成的后门,这些都是美国大学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既定规则,有它的固有逻辑和操作方式。除了这些或明或暗的游戏规则之外,如果剑走偏锋闯入了歪门邪道的“死胡同”,那是迟早要付出代价的。美国名校评价升学手段的一条重要规则便是“诚信”,如果你的文书是别人代劳的,你的课外活动是弄虚作假的,你的运动奖牌或是艺术奖项是花钱买来的,那么很遗憾,你走上的这条偏门,刚好触犯了招生委员会零容忍的诚信底线。

  正因为如此,我们一定要回归教育的本质。不论是中国还是海外,不论北大耶鲁还是斯坦福,顶尖的高等教育机构总是希望培养出拥有广阔视野和人文关怀的学者型领袖。孩子本身是无辜的,但是如果焦虑的家长们想尽各种办法突破常规界限硬把他们塞进名校,那么毁灭的一定是孩子的未来和家族的荣耀。

  在教育实践中,我们讲究“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有所为”指的是在掌握方法和技巧的基础上努力奋斗,比如“正门”和“后门”都是行之有效的美国名校申请策略。“有所不为”指的是对于教育规律的尊重和对于录取规则的敬畏,坚决不去触碰旁门左道一类的事情。试想,如果一位意气奋发的少年在申请留学的时候发现可以靠弄虚作假挺进名校,那么他误入歧途的价值观还能在未来的漫漫人生路上扭转过来吗?教育的本质,当然是向上和向善的。我们鼓励每一个孩子阳光、自信、从容地成长,而不是过多地借助外力,用不合情不合理的方式揠苗助长。毕竟,扎扎实实地建立自己的知识储备,拥有学习的智慧与生活的情趣,愿意用才华和能力改变世界,那么就算没有斯坦福这样的名校光环加持,又有什么关系呢?

  (作者系缪思国际教育创始人,耶鲁大学校友)

  (编辑:李靖云)